【原创】【APH】POPPIES

POPPIES

虞美人

APH角色非国拟,无cp,娘塔角色,角色死亡。对军队不了解BUG丛生。

纪念死去的士兵们,11.11.11.11.11  ,一战停战纪念日。铭记死者。

 

 

  ”沙沙……双方代表……沙…吱——“

    ”该死的!一定要找个人来好好修修这个玩意儿。“年轻的士兵在战壕里用手拍打着破旧的袖珍收音机。

    ”……5点抵达边境签署了康边停战协议……沙沙……“士兵停止了虐待机器的行为,他像是对待一个装满了快要溢出来啤酒的酒杯一样轻轻的将收音机放到了旁边的弹药箱上。”……沙沙……将沙…黎时间夜间11点全面停火……“

    ”马蒂!“士兵激动的叫了起来,他的声音好像被烟熏过一样的沙哑。”上帝啊!你听到了吗?!马蒂?马蒂!“他扶了扶因为头上缠着灰扑扑的纱布没有系好帽带不断往下滑的头盔然后朝着旁边的拐角挪了过去。拐角的另一边有一个趁着暂时停火的空隙把头盔盖在脸上补觉的士兵,几缕脏兮兮粘在一起的勉强看清底色是金色的头发从底下露了出来。

    “嘿!马蒂!醒醒!停战了!”他激动的抓着对方的肩膀摇了几下。“我们可以回家了!哈哈哈该死的德国佬终于投降了!我就知道那群婊子养的混蛋肯定坚持不下去了!“

     “饶了我吧弗雷德,你知道我昨天被炮弹震了一下还听不清楚……”马修的头盔掉到一边的泥地上,他眯着眼嘟囔着把阿尔弗雷德的手从自己肩上推了下去。

    “停战了!我们可以回家了!哈哈哈!我早就知道我们能安全回去……”阿尔弗雷德本来就不小的音量又提高了不少,他忍不住又抓住对方的肩膀摇了起来。

    “嘿兄弟冷静一点,说慢一点。”可能是因为耳朵听不见的原因,马修的音量比平时要大一点。他使劲挤了几下眼睛试图捕捉对方嘴唇的变化。

    阿尔弗雷德捧住对方的脑袋,嘴巴用夸张的幅度一字一顿的说:”停!战!了!“

    马修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天啊……“他愣住了几秒然后突然醒过来了一样突然抓住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使劲摇了起来,”天啊!上帝啊!我一定还在做梦!“然后他一把抱住了阿尔弗雷德把头埋到对方的肩膀上。”上帝保佑!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阿尔弗雷德也紧紧的回抱他的战友,”我都已经等不及要飞回去了,到时候艾米丽会做南瓜派,烤火鸡,还有杜松子酒!哈哈哈绝对要弄成圣诞节规模!噢我都已经闻到混合馅料的香味了……“他突然安静了下来,不远处的战壕里响起了欢呼声。

    ”也不知道军部的那群混蛋有没有把军饷按时送回去……艾米丽上个月的信上还抱怨工厂的工资又降了,那些恶棍!哦对了。我一会儿还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个讨厌的法国佬。“他嘟囔着。”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醒着。为了折朵花把自己弄成那样……“

    马修终于把头抬了起来,他把碎了一边的眼镜摘了下来用自己脏兮兮的衣袖狠狠蹭了蹭自己的脸,获得了几块稍微干净一点的皮肤然后又慌乱的把眼镜带了回去。他扬起笑容“弗雷德……”

    【轰!——】炮火声,泥土砸下来的声音和惨叫声响了起来,红彤彤的火烧云好像也被炮火沾染,多了一丝妖异的紫色。

    “什么鬼?!”他们立即把身体贴到战壕底部,马修把自己的头盔勾了过来按在头上。他惊叫了起来”不是已经停战了吗?!“

 

    ”你们这群废物!叛徒!帝国不可能失败!“基尔伯特咆哮了起来,他气急败坏的把话筒摔在盒子上。”就算是11点停火在那之前本大爷也要多弄死几个协约国的王八蛋!给本大爷开炮!让协议都见鬼去吧!德意志帝国万岁!“表情狰狞的士官把旁边吊着一只胳膊的装弹手踹到一边,自己抓起77毫米的炮弹粗鲁的塞进炮膛,校正了一下方向然后发射了出去。

   

    【轰!】

    ”该死的德国佬!“当炮火声稍微稀疏了一点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拿了马修的眼镜带上,冒险探出身子趴在边上朝着后方看去,他刚才眇见到有几朵火花朝着’医院‘所在的林子那边过去了。”操……“他愣愣得看着林子里面冒出的几丝火光和夹杂着火星的黑色浓烟,他想到了法国色鬼和总是被色鬼骚扰的比利时漂亮护士。然后被马修拽了下去。

    ”什么时候停火?马修把自己的眼镜拿了回来,趴在他耳边喊。

    ”11点!“阿尔弗雷德对着他说,握紧了手里的枪,”11点停火!还有三个小时!“

    ”阿尔弗!马修!“小个子的传令兵慌慌张张的溜了过来,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亲爱的费里,好小伙,请给我们一点好消息吧。”马修眼巴巴的盯着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一直都很幸运的意大利小伙子。

    “抱歉VE,上面说20分钟后冲锋。”他好像快要哭出来了一样,“上帝保佑。”他画了个十字又慌慌张张的去找其他士兵传达命令去了。

    “这不公平……”阿尔弗雷德像是失去了生气一样瘫靠在墙壁上,“司令部那些自私的混账,他们不用顶着子弹跑来跑去,都已经要停火了不是吗?”只有炮火声回答着他的自言自语。

     马修好像是从水底挣扎上了似的突然使劲喘了几口气。他突然紧紧的抓住阿尔弗雷德的手腕就像是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抓着自己的配枪一样,目光闪烁,“弗雷德,我们躲起来吧!”他急切的说着,“我们不用冒险,还有三个小时,对面那群家伙也不会那么拼命,反正他们不管做什么时间一到他们只能灰溜溜的回去。天这么黑,我们可以装成昏迷的样子……”他在同伴肃穆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

    “威廉姆斯下士,我们不能违抗军令。”阿尔弗雷德开口,用很慢的速度说给马修听,也是在说给自己听,他咬了咬自己干裂的嘴唇咬下来几块黑色的干嘴皮。“我们的战友,他们都在这里,我们不能背叛他们!”他摇了摇还被马修抓着的那只手,“兄弟,听着,只剩下两个半小时,我们这么长时间都过来了,最后肯定也不会出什么事。上帝在照看着我们呢。我们不能让德国佬多杀我们一个人。”

    己方的炮火突然猛烈了起来,像是敲起宣战的战鼓一样。

    “但是……”马修好像还想反驳几句。阿尔弗雷德从衣服内兜掏出来一小块黑巧克力,自己咬下来一半,然后把另一半塞到了马修的嘴里。浓郁的苦味顿时在口腔里蔓延开来,阿尔弗雷德看着马修苦着的脸好像恢复了平时的活力,嘿嘿的笑了起来。

    “该死的……你知道我最讨厌这个了,要是有枫糖该多好。”马修被苦的皱着脸和吃药一样把巧克力咽了下去,同时也放松了不少。他放开了阿尔弗雷德的手腕,借着不远处弹坑里面的火光开始检查自己的弹药。

     ”闭嘴吧,能有块吃就不错了,习惯了最后还能有股可乐的味道呢。“阿尔弗雷德又拿出一块饼干就着两天前在积水坑里灌的水吃了起来。也不在意因为嘴里塞着东西旁边的人能不能听到,反正马修听不见自己说话。之前在周围爆炸的那枚炸弹肯定让他的耳朵的情况更不好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他胡思乱想着扣了扣自己还在轻微耳鸣的耳朵。

    马修想把弹药箱往自己这边挪一挪,他的手突然碰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抓住也许是草茎一样的地方使劲一拽,很容易的就把那一坨泥巴拽到了眼前。他看着泥巴里面没藏好的鲜红色的花瓣突然冲动的拿出自己的水壶,用里面所剩不多浑浊的水把花朵轻柔的拯救了出来。他亲了亲这朵蔫蔫的野花,然后小心翼翼把它别到了自己的扣眼里,尽管这种生命力顽强的霸占了整个法兰德斯的漂亮花朵到处都是。也许是因为这里流的血太多,只有它才敢长在这里吗?他刚把弹药箱挪到自己满意的位置就被阿尔弗雷德拍了一下头盔。

    时间到了。

    

    基尔伯特从障碍物后面射击,他前面炮坑里的火光让障碍物的影子完全挡住了他,但是子弹激发激烈迸发的火花完全暴露了他的位置。他在野战炮炮弹用完以后就跑到前面找到一挺重机枪,那个死掉的倒霉蛋还躺在他脚下。他也不管枪管过热的情况,直到自己的跟班被一枚流弹击中了脑袋才不得不停了下来,没人抬着弹夹,他剩下的一点的体力会消耗的太快。

    “啾啾啾啾啾啾……”他在滑到战壕里坐到了一个小水坑旁边,从腰带后边挂着的小口袋里面小心的把一只翅膀上绑着绷带不断扑腾着的小云雀捉出来。“肥啾你怎么饿的这么快……”他嘟囔着把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的饼干捏成小粒让小鸟啄食。小鸟一点一点的吃着,不时的停下来歪着脑袋,随着枪声叫几声。然后它突然展翅朝着某个方向飞去,一眨眼就不见了。“啊……”基尔伯特看向云雀飞走的方向有些措手无措,他把剩下的饼干塞回口袋里然后把手上的残渣拍掉,“别被打到啊。本大爷这次可找不到你了。”

    他擦了根火柴点起一根烟,然后借着从乌云的围剿中逃出来的月光看了看怀表的指针。十点十九分四十七秒。他把跟班的手枪拔了出来别在腰带上。

 

    费里西安诺躲在路障架子后面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卷干净的纱布给阿尔弗雷德包扎大腿上的伤口。他顺着弹孔把裤子用力撕开,血就从弹孔中涌了出来。“子弹没有留在里面真是太好了VE——”“疼疼疼疼疼!费里你轻一点啊!Hero要嗷——!”“对不起!对不起!但是不使劲一点的话血会止不住的啊。”费里西安诺用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结束了手头的工作,然后他让阿尔弗雷德坐到边缘上,马修抬住阿尔弗雷德的腰自己跪着身体前倾吃力地拉着他的肩膀让他滑到战壕里。

    在阿尔弗雷德的脚还有一个苹果的距离就顺利的落在地上的时候,费里西安诺的手却突然松开了,他头朝下一下子摔了下来整个人压到了马修身上,马修被直接压倒在阿尔弗雷德的腿上。

     “……SHIT……”阿尔弗雷德疼得半天才虚弱的呻吟了一声。

   费里西安诺吃力的从马修身上翻了下去,他啪哒一声掉到泥地上,吃力地喘着气,在月光的照映下他的大衣背后有黑色的痕迹渐渐渲染开,血泡开始从嘴角冒了出来,他从另一边大衣口袋里把剩下的两卷绷带吃力的掏了出来。马修连忙接过来准备把传令兵的外套拽开查看情况的时候手却被对方轻轻握住了。他看向费里西安诺,传令兵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和金鱼一样,嘴角和平时一样翘了起来。费里西安诺朝着马修轻轻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基尔伯特将刺刀狠狠捅入对方腹部,小幅度抖了个半圆拔了出来,血液滴在泥地上缓慢的扩散开。他看着对方睁大的充满痛苦的蓝眼睛,浑身的气力顿时都消失了,膝盖一软跪坐了下来。眉骨上的划痕开始一跳一跳的刺痛着叫嚣自己的存在,想要扰乱大脑的思路。基尔伯特看着对方淡蓝色的眼睛想起了自己的小弟弟,他死去时候的眼神和这个士兵一模一样。弟弟。他突然的大脑突然激灵了一下,他拄着步枪想要重新站起来,但是失力颤抖的膝盖让这个简单的动作变得困难。血液从眉骨的伤口上面突破了灰尘的阻碍,终于越过白色的睫毛进入到眼睛里,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血液就顺着两边的眼角流了下去。然后他就飞了出去,强烈的冲击让他有一瞬间感觉时间凝固并且思维空白。他和泥巴一起狠狠摔在地上,炮弹的碎片嵌在他布满漆黑的皮肤碎片并混合着血丝的背上。

    

    马修紧紧的握着最后一枚手榴弹守在阿尔弗雷德旁边,他的枪卡镗了,而阿尔弗雷德的枪在之前受伤的时候就没有带上。敌人之前差一点包围了他们,马修拼死背着阿尔弗雷德跑了出去,付出了左手小臂被击中的代价。阿尔弗雷德神经质的紧紧抓着表盘破裂的怀表倒数着时间。

    两边撤退的号角终于响起,过了一分钟左右枪声才停了下来。两个人又等了几分钟。“感谢上帝!我们活下来了。”两个人欢呼着拥抱。但是阿尔弗雷德的伤不能等太久,之前突围的时候他的伤口被撕裂了,马修把阿尔弗雷德背在背上开始往后面走,想着他们应该能在那边找到护士来处理伤口,但是可能要等上一会儿,希望伤口不会感染,这在缺乏医生和药物的情况下是致命的。他想着,并且微笑着。

    他把阿尔弗雷德背回了阵地后方,当他带着护士回来以后,那个美国小伙已经再也叫不醒了。

 

    玛格丽特在厨房等待汤熬好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她拖着疲倦的身体去开门。门口是穿着军装的两个军人,其中一个捧着一个被国旗包裹的装着徽章的盒子。玛格丽特的大脑嗡的一声失去了意识,她僵硬的看着那个军人的嘴唇开合,然后接过他们递给她的东西,当她的灵魂重新回到身体的时候她的汤已经干掉了,她关上了火。眼泪掉了下来,重重的砸在凹凸不平的木质地板上。她急切的翻开了他们带过来的,马修写的几封信。上面的字都歪歪扭扭的,最后一封信上面写着:亲爱的梅格,最近我一直在发烧,伤口一直在化脓,情况让人有点不安。但是可爱的护士小姐有时候会为了安慰我会带一点枫糖块给我,嗯……请不要吃醋,你知道我一直抵挡不住这些甜甜的东西。查房的时间快要到了,医生不想看见我写信,希望他不会去看我的床底。爱你的,马修。

    她动作轻柔的把信上的水滴用手帕吸干净。然后浑浑噩噩的走到了卧室,扎进被子里面去了。

 

    基尔伯特在中央医院醒过来后被告知了军事法庭将在医生认为他康复后开庭。

    他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尽管他的背上的肉基本上被舀去一层,并且内脏多处破裂但是他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

    ”喂!本大爷什么时候才能出院?“

    ”不是喂是罗德里赫医生,已经说过多少遍了大笨蛋先生!还有至少半年你才能出院,你的背部甚至还没有愈合,各种挫伤和骨折还有内脏各处也是破破烂烂的…啊笨蛋!你还不能起床!“

   “好痛!啊啊背上的伤口好像又破了!”

    “你这个大笨蛋先生!”

    基尔伯特中尉住院一年后主动出院,在接受了军事法庭审判。判决为战争罪,判处死刑,无缓刑。

 







 

    “好!CUT——!大家都辛苦了!”“导演!说好的便当里面有鸡腿呢?!”“杀青的酒席在我家举办,我只会去买一些速食才不会自己做。”“哥哥居然只做了龙套……”“ENDING居然是正片的三倍……”


评论

© 安息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